您的位置: 遵义信息港 > 汽车

国际制造商 第644章 想多了太累

发布时间:2020-06-03 08:06:02

国际制造商 第644章 想多了太累

韩义从头到尾都没提罗春,就是跟秦凤山聊聊企业,聊聊经济,顺便再聊聊贸易战。

到了中午,双方一块吃了个饭,途中秦凤山随口喊了句“小罗”,然后气氛变得热烈了起来。

罗春心里很不是滋味,早上还嚷嚷着断绝父女关系呢,中午就认了他这个女婿,这一切只因为看在韩义的面子上。

从中也能看出,自己在这个老丈人眼里是多么的无足轻重?老同学几句话就能搞定的事情,自己折腾半天连句话都搭不上,这就是实力的差距。

饭后一家三口要去赶飞机,在跟韩义作别后,秦凤山走到秦蓁蓁面前说了句“有空回去看看你奶奶”,然后转身离开。

秦夭夭死皮赖脸的要了韩义薇信号,挥着手跟他作别。至于罗春,给了他一个白眼,拍拍屁股走人。

罗春跟秦蓁蓁一直送到酒店门口,回过头找到韩义郑重道:“谢谢了韩老板。”

韩义拍拍他胳膊,“梯子给你架好了,能不能爬到墙上就看你自己本事了。不过我提醒你一句,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心里要有点数。”

“嗯!我知道。”罗春再次郑重点头。

韩义揉揉罗春“女儿”的脑袋,朝秦蓁蓁笑道:“有空到金陵玩。”

也不知道天生性格如此,还是后天形成,秦蓁蓁话很少,而且经常能把人噎个半死。

不过此时倒是没犯浑,点头道:“好,我一定去。”

目送他离开后,罗春三人也离开了酒店。

有了这层关系,很多事情已经可以提前布局了。

……

罗春的事情在韩义看来就是顺手为之的事情,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而且从另一个角度来讲,多个朋友多条路,何况还是大学四年的同学,这样的关系肯定比一般的朋友要紧密多了。

离开酒店后,韩义连展览会那边都没去,直接去了机场。王小虎明天结婚,他要赶回去参加婚礼。

7月28号是一个好日子,尽管天气很热,但是迎亲嫁娶的人家很多。

王小虎他们的婚礼没有大肆操办,就在宁江区一家五星级饭店里置办了16桌酒席,其中大多都是公司同事以及同学朋友,一概不收礼金。

另外,韩义做了两人的证婚人。

在宣读完证婚词后,王小虎跟翁倩交换了戒指,随后在现场亲朋好友的起哄下,两人来了个法国湿吻。

“哇……好浪漫噢~”

“看得人家也想结婚了。”

“新娘子好漂亮啊……”

之后新娘子甩捧花,公司里的一帮恨嫁女,在礼台下大呼小叫着,谁知道捧花在空中跳了两下后落到最后面拿着拍照的许琳怀里。

“哈哈哈……许总监,恭喜恭喜,什么时候吃喜糖啊?”

许琳眉开眼笑道:“吃喜糖容易啊,你们先把结婚对象给我找来!”

“许总监,你看我怎么样……”有未婚男士起哄到。

“哈哈哈……”

代婉婷也在现场,看到这一幕时,心里五味杂陈。

当初她跟许琳一起到宝龙商场上班的,现在人家是天义企划部总监,而她只不过是销售部的一名普通员工。

同样的起点,现在却是完全相反的境遇。

至于台上的新娘子更别说了,虽然两人关系不怎么样,但她可是知道的,当初何潇潇跟韩义谈恋爱,她可是坚决反对。

谁能想到几年后,她居然会嫁给韩义表弟?

人生无常,世事难料,真是一点不假!

那边王小虎跟翁倩下来开始挨桌敬酒,从最后面开始,一直喝到主桌。翁倩没怎么样,王小虎反倒是面红耳赤。

王小虎端着酒杯说:“哥,弟弟我敬你,谢谢你这几年来的栽培!要不是你的话,我现在还在沿海城市的电子厂里打工呢!”

韩义也没谦让,站起来跟他碰了下杯子,一饮而尽,“多余的话哥也就不说了,祝你们新婚快乐,白头偕老!”

“谢谢哥还有嫂子……”

……

婚宴完美的落下帷幕,第二天一早王小虎和翁倩两人坐早班机去了大堡礁度蜜月。

韩义心血来潮问何潇潇,“要不我们也去度个蜜月?”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沙发上的何潇潇,正给大猫小猫念纳兰容若的《木兰词》,抬头问:“你说什么?”

随后不等韩义问,笑问道:“对了,你有没有发现啊,瑶瑶最近好像特别黏你,每次打都问到你。”

说着何潇潇自己先笑了起来,“哎,你说她会不会是喜欢你啊?”

韩义有些做贼心虚,“怎么可能……”

“你别急啊,听我说……”何潇潇靠了过来,“咱们就做个假设,假设瑶瑶她真喜欢你了,怎么办啊?”

“凉拌!”强烈的求生欲望,让韩义坚决予以反驳,“你这个假设不成立,我一直拿她当妹妹看的。”

“好吧!”何潇潇慵懒的伸了个懒腰,然后说:“说个正事。”

“嗯!你说,我听着呢!”

“我想开个咖啡屋。”

韩义奇怪道:“你之前不是说想做服装嘛,怎么又想起来开咖啡屋了?”

“两者没有冲突啊!租个大一点的房子,一边做服装设计,一边开咖啡屋。客人累了的时候,可以到咖啡屋歇歇,或者端着咖啡杯到服装室欣赏一下成衣,不是很好?”

“呃……你喜欢就行,我没意见。”

“真得啊?”何潇潇又有些不好意思说:“那个……我……我想在燕京开。”

韩义感觉脑瓜仁有些隐隐作痛。

前些天好不容易说服何潇潇,放弃到国外读书的念头,这才太平没两天,又要整幺蛾子了。

“为什么就不能在金陵开啊?”韩义有些郁闷到。

何潇潇盘起双腿压在屁股下面,捏着两只脚丫说:“你以为我不想啊,还不是金陵这边熟人太多了,真要在这里还不如不开呢!”

说完何潇潇还竖起指头说:“不许说我作。”

韩义不放何潇潇到国外,倒不是怕她变心,主要是担心她的人生安全,这个世界还是很危险的。在国内的话会好很多。

考虑一下说:“好吧!”

何潇潇在他脸上“吧唧”了一口,“我去打给朱蒂。”然后蹦跳着上楼了,嘴里还在哼唱着什么,开心的不得了,那样子就仿佛终于脱离苦海了一样。

韩义虽然有些无奈,不过现在倒是有点理解何潇潇的心情了。

何潇潇就是一个小家碧玉式的女人,他身价百万她会开心,千万会惊喜,亿万会不知所措,至于像现在这样,每天身价增加上亿人民币,就彻底麻木了。

这个世上能用钱买到的东西,她都能拥有,就算钱买不到的,就算她开口,他也能帮她弄到。

你说她还有什么追求?

就像一个普通人突然暴富了,会有什么反应?

大吃大喝,把那些以前没享受过的东西通通享受一遍。

名牌衣服,包包,首饰,买!

半个亿的法拉利拉法,买!

香江太平山别墅,买!

私人飞机,买!

私人游艇,买!

私人岛屿,买!

然后呢?好像也没了。

这些钱对韩义来讲不说九牛一毛,也差不多了。

偏偏何潇潇不像一般女人那样喜欢大手大脚花钱,或者疯狂购物之类的,她喜欢过普普通通的日子,说个难听点,就是有点小农思想。

所以她的性格才慢慢变得有些佛系,想着过自己心目中的生活。

……

想多了太累,还是顺其自然吧!

让保姆照看着一点大猫小猫,他拿着香烟去了后花园。

闷热的天气连一丝风气儿都没有,走到树荫下点燃了一根香烟吸着,袅袅蓝烟中,他就怔怔的看着花园中的某一点。

“韩总,今天这么有雅兴啊?”

韩义一听这声音就郁闷。

他发现刘锦烨活的比他潇洒多了,每天邀上三两朋友喝茶、聊天,逍遥自在,而他光有那么多钱,每天却活的那么累,真TM的操蛋。

刘锦烨端着一个透明玻璃杯子过来了,里面装着枸杞茶。

韩义不知听谁说过,30岁后的男人吃枸杞是头等大事,然后问道:“你肾虚啦?”

“……怎么可能。”刘锦烨郁闷到。

“反正我看你吧……荷尔蒙也不怎么旺盛。”

刘锦烨也懒得置辩了,咳嗽了下说:“韩老板,李拓过来了……”


黑河白斑疯医院
中山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铜川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张家口治疗白癜风方法
白山白癜风治疗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