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遵义信息港 > 汽车

真实版开心农场由盛转衰专家跟风造成资源浪

发布时间:2019-06-13 19:57:54

真实版开心农场由盛转衰 专家:跟风造成资源浪费

赵发政42亩的农场超过一半未租出   2009年前后,偷菜游戏风靡一时,贵阳许多人跟风在郊区建起一些真实版的开心农场,以把地出租给市民种菜的形式盈利。随着偷菜游戏热情减退,如今,这些农场也大多销声匿迹,仅存的一两家也已悄然转型,以种植、养殖取代招客收租。   农场曾盛极一时   2007年,贵阳人赵发政偶然间在上看到广东有人建起家真实版开心农场,他觉得这是个商机,便在花溪区石板镇镇山村租了42亩地,建起阳光开心农场。   赵发政的农场按偷菜游戏的形式,将地分成10到15块,出租价格是每块地每年800元,如果种果树每棵100元每年。农场雇当地村民管理,租客闲时可以来打理劳作,也可请村民代种,收获季节来收菜果即可。“那几年偷菜游戏风靡全国,图新鲜来租地的市民络绎不绝。2009年,农场的地块全部租出,当年收益达30万元。”赵发政说,“开心农场”的高收益引来大家效仿。2009年前后,贵阳近郊建起几十家开心农场。2010年,花溪区政府还设了4个开心农场作为试点,发展农村生态旅游。   衰退期很快来临   “城区租客多在周末到菜地转一转,在农家乐吃顿饭,但来得次数多了,新鲜感也就少了。农场和偷菜游戏一样,从2011年初开始,开始走下坡路了。”赵发政说。   2011年初,阳光开心农场的租客开始下降。2012年,个人租客已下降到10人左右。为减少损失,赵法政开始发展企业客户,不少房开企业和家电企业前来租种,订单大,但租金低。现在农场有近一半地块出租,但个人租客面临绝迹。   日前,从贵阳城郊以及三县一市了解到,曾经受到热捧的开心农场,如今已悄悄退出了市场。花溪当年4个试点农场,现在也只剩一家。“我的农场还能经营下去,是因为从2011年开始发展蔬菜种植和生态禽类养殖,收益抵消了因租客减少带来的损失。”赵发政告诉。   跟风经济不可取   “真实版开心农场的兴衰,是跟风经济的典型案例。”贵州大学经济学院李老师说,上世纪90年代末,流行滑旱冰,后来玩的人少了,很多旱冰场破产。乌当区阿栗村的杨梅,2000年前后曾卖到每斤15元,后来小河、花溪等地跟风种植,供大于求,这几年每斤价格卖不到5元。   “真实版开心农场的生命力在于偷菜游戏流行,游戏热情一过,其延伸产业便失去了市场。跟风经济会造成资源浪费,这需要相关职能部门进行指导和规划,给本地经济创造可持续的发展。”李老师说。   本报 杨颍博

数码科技
怎么治疗癫痫
怎么开好一个蛋糕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