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遵义信息港 > 金融

兵王归来 第五五八章 活死人

发布时间:2019-10-12 08:22:03

兵王归来 第五五八章 活死人

朴清源心里咯噔一下,直觉告诉他,六号肯定出事了。

这让朴清源心中有些抓狂,短短一个多小时之内,已经损失四个手下了,如果算上六号,那就是五个。同时四号也岌岌可危,一旦损失,这次自己率领的特战小分队将会折损一半。

从心理上讲,朴清源已经想撤退了,仗不应该这样打。

他们都是国家耗费重金培养的精英分子,应该分散开来,在关键的时候,对关键的目标进行长距离的狙杀,从而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而不是像现在,十二个狙击手居然被当成普通士兵使用,正面阻击装甲军队的攻击,甚至一部分狙击手还不得不舍弃狙击枪,改用汽油弹和炸药包。

这简直就是浪费,是对狙击手的侮辱!

可是朴清源没办法拒绝,因为命令是政治代表金南奎下达的。

而在他们这样的军队之中,不懂军事的政治代表永远比指挥官强势。

一个普通的餐馆老板而已,在国内见了当兵的都要弯腰行礼,可是到了战火纷飞的阿勒颇,居然一跃成为政治代表,成了掌握所有特战队员生死荣辱的关键人物。

可虽然不满,知道这样的安排有可能葬送特战分队,但朴清源却没有辩驳。

因为朴清源知道,金南奎也是迫不得已。

这是黑死徒的要求,是沙和曼的命令,只有这样,特战队员才可能得到黑死徒许诺的美金,才可以得到那些比生命还要重要的石油。

国家太需要石油了,为了石油,可以做一切事情,更何况他们这些小角色?

朴清源很清楚国家的现状,因为连续的核试验遭到了全世界的制裁,战略物资极度匮乏。

因为没有油,绝大多数飞机就只能在机库里面趴着,重型坦克一年出勤不到五次,甚至老百姓的摩托车也被限制上路了,整个国家除了首都之外,其他地方的电力供应缺口超过百分之八十。

为了石油,他们必须奋战,哪怕是背着良心去帮助恶魔!

为了石油,朴清源知道自己这些人事实上已经被卖给黑死徒了,他们存在的意义就是杀戮一切对黑死徒不利的人,杀的越多,黑死徒通过走私渠道免费送给国家的石油就越多。

进入阿勒颇一个多月了,特战小分队狙杀的重要目标超过了两百个,其中有一半是平民,甚至还包括三十多个妇女和儿童。

这让从小就接受主体思想教育,认为自己拿枪就是为了消灭万恶的帝国主义的队员们的良心备受谴责。

屠杀平民不是可耻的行为吗,怎么我们也堂而皇之的去做了?

让队员们心里感到安慰的就是他们的成果,一个月的奋战,整个特战队已经为国家赚取了四百多万美金的外汇。

四百多万啊,相当于国内两万个工人一年的工资了!

更让他们感到欣慰的是石油,船石油已经在一周前启程,进入印度洋了。

第二船石油也通过特殊渠道装船完毕,两天后就会启程。

前后超过四万吨石油,这对于支援国家建设是不可估量的贡献,足可以维持两个装甲师正常训练好几年了。

为此,国家还专门通过政治代表金南奎向他们传达了嘉奖令,立集体一等功一次,授予每个人一枚三级国旗勋章,每家奖励一百平米的住房一套

,洗衣机一台,电视机一台,直系亲属中可以有一人享受正处级工资待遇,儿女则直接送入专门为高干子弟服务的太阳花学校。

无上荣耀,如果不是还有一句追认他们十二个成员为烈士的话,他们会高兴好几个月。

所谓的烈士,就是他们已经从军队中除名了,甚至国家也不会承认有他们这些人的存在,他们现在等同于活死人,要不断的战斗,不断地为国家赚取石油和外汇,一直到死!

“烈士!”朴清源心中苦笑一声,扭头向区某栋大楼看了一眼。

政治代表金南奎就在那栋大楼里面,他是这次战斗的设计者和监督者,同时也是重大决定的终决策者。

一个手枪打靶,五十米十发子弹才三十六环的菜鸟而已,他亲临前线只能是添乱。

“咳咳!”朴清源用力咳嗽了两声。

这是一种暗号,是征求金南奎尽快下决定。

不能再这样耗下去了,整个特战分队都压在这里,二号,三号,五号和十号已经阵亡,六号生死未卜,四号陷入重围,b4号楼房内肯定混进去了特种兵,如果解救的话,可能还会遭受更大的损失。

因此朴清源建议,放弃四号,其他人撤退到安全地带。

他们是狙击手,报仇的机会有的是,不能全部牺牲在这种短兵相接的战斗中。

“咳!”几秒钟之后,耳机中传来金南奎短促而又坚定的一声咳嗽。

朴清源的身子顿时僵硬了,这是拒绝的命令,金南奎命令他立刻组织进攻。

虽然满腹悲愤,但朴清源却不得不服从命令,谁让金南奎是政治代表呢,谁让他是一个可以和国内联系的人呢,谁让他掌握着所有特战队员家属的生死荣辱呢?

为了家人,拼了!

不,应该是为了,拼了!

“七号,十号,立刻行动,支援六号!”朴清源咬着牙下达了命令,然后端着狙击枪,蹑手蹑脚的从藏身的地方出来。

直觉告诉朴清源,六号可能出问题了,因此他打算也过去看一看。

一旦前去支援的七号和十号也遭遇不测,他就会立刻引爆埋藏在b4号楼下面的炸药,将这栋大楼连同里面的敌人一起炸得粉碎。

朴清源位于c区,距离b4号建筑物至少一百五十米,比七号和十号距离远,而且还要通过开阔的大街,转移阵地十分危险。

不过还好事先侦查的工作做得很出色,弟兄们在大街下面发现了一条连同街道两侧的水泥管道,因此朴清源虽然距离远,但却是抵达狙击位置的。

朴清源选择的是位于b4左后面的一栋建筑物,那里视线好,可以观察b4所有窗户,而且前方还有一个硕大的垃圾堆,很容易隐蔽。

朴清源刚刚在事先选定的位置藏好,就看到七号鬼鬼祟祟的从前方三十多米的地方一跃而过,藏身在一个垃圾桶后面,冲着左后方比划了一个手势。

很快,十号队员也出现了,他如同狸猫似的接贴着墙根快速移动,几秒钟之后就来到b4楼中央第六扇窗户下方。

很显然,七号和十号吸取了六号的教训,打算另行开辟道路。

而且他们两个互相配合,十号前方探路,七号在后方掩护。

只是他们不知道,此刻在他们身后,还有一支枪在瞄着他们。

“六号,六号?”朴清源将传声器调整到专门针对六号的频道,说道:“七号支援你去了,准备从左侧第五个窗户进入,注意配合!”

朴清源故意说错了位置,枪口却已经瞄准了左侧第五个窗户。

不管出现的是谁,哪怕是六号从第五扇窗户后面露头,朴清源也决定一枪击毙!

十号不知道自己已经被队长当成了诱饵,他和七号交换了一个眼神之后,猛地纵身跃起,右手轻轻搭在第六扇窗户的窗台上,缓慢而又悄无声息将身体一点一点的拉升上去。

飞快的从窗角瞄了一眼,十号左手在身后对七号做了一个安全的手势,整个身体坐上窗台,然后掏出一把匕首,顺着玻璃缝隙一点一点的向上滑动,试图将窗户的插销挑开。

十几秒钟过去了,七号的窗户还没有挑开,他左侧另外一扇窗户后面也没有可疑的身影出现,朴清源不由心中泛起了嘀咕:“难道我判断错了?”

六号刚才没有回答,难道他已经殉国了?

“咣当!”突然,左侧十多米开外传来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

朴清源大惊,身子一侧变换了掩体的位置,同时狙击枪的枪口扫了过去。

“呜呜……”低不可闻的啜泣声传来,垃圾堆后面出现了一个只有四五岁,浑身血污,满脸惊恐的小女孩。

小女孩似乎没有看到朴清源,而只是来垃圾堆找寻可以吃的东西,因此她一边哭泣,还一边在垃圾堆中翻找。

当一根已经发霉了的菜叶子出现的时候,小女孩发出一声欢呼,拿起菜叶子就放在嘴里。

可怜的孩子,我的国家前些年闹饥荒的时候,到处都是这样的惨状。

即便是现在……

朴清源鼻子一酸,长舒了一口气,准备再次把枪口瞄准前方的b4小楼。

可是突然,朴清源浑身的肌肉绷紧了,一股发自肺腑的恐惧感迅速弥漫。

前方的小楼没有任何异常,可是朴清源却感觉自己身后不一样了,毒辣的阳光怎么消失了一部分,怎么自己手臂上有一个奇怪的影子正在向自己的脖子靠近?

朴清源没有机会去看一眼身后到底出现了什么,他甚至都没有机会发出任何声音,钻心的疼痛就从喉咙位置传入脑海,连一秒钟都不到他就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存在了,视线也开始模糊了。

在彻底丧失意识之前,朴清源看到一双年轻而有力的手伸了过来,接过他的狙击步枪,“砰砰”两枪,就把前方的七号和十号打死了。

我死了,我的老婆孩子就不需要挨饿了!

这是朴清源的意识!

成都治男科哪家医院好
哈尔滨哪的妇科医院好
云南治盆腔炎专业的盆腔炎医院
上饶治妇科炎症专业医院
河南白癜风医院咋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