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遵义信息港 > 故事

海外并购创新高跨境税收风险亦加剧

发布时间:2019-06-13 12:09:33

海外并购创新高 跨境税收风险亦加剧

华夏时报 吴建华 北京报道

平淡的经济格局中,海外投资并购正一枝独秀。

10月27日,普华永道发布的监测数据显示,2014年前三季度中国企业海外并购交易总数量为176宗,较去年同期上升31%,创历史新高。

而商务部修订的《境外投资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将于10月6日起正式施行,《办法》确立“备案为主、核准为辅”的新型管理模式,进一步推进了境外投资的便利化进程。这无疑将为海外投资并购再加油助力。

在企业走出去,进行海外投资、并购的同时,国际税收风险也日益成为企业关注的焦点。

普华永道国际税务部合伙人王鹏对《华夏时报》表示,目前全球多数国家都在以保护本国税收为目的,收紧跨境税收管理,海外并购不同的融资结构所涉及的利息扣除额将受到严格的审查。中国企业需密切关注国际税收规则的变化,谨慎考虑相关税务风险。

海外并购激增

近年来,中国企业海外并购堪称是全球并购市场的一大亮点。

普华永道检测数据显示,2014年前三季度中国企业海外并购交易总金额为408亿美元,共有14宗交易其金额大于10亿美元。其中,民营企业交易金额同比增长超过120%,成为中国企业海外并购活动中越来越重要的力量。

“随着民营企业成为中国海外并购活动主力,多元化发展趋势凸显。中国企业尤其是民营企业一方面积极在北美和欧洲等成熟市场寻找优质并购目标,将海外的技术、IP、品牌引入中国;不同于以往以资源并购为重点的国有企业海外并购活动,民营企业主要专注于高科技、电信和零售等行业,寻求更为多元化的投资机会。”普华永道中国企业并购服务部合伙人路谷春表示。

2014年前三季度中国企业对亚洲其他国家的并购数量达到43宗,仅次于北美和欧洲,同比增长近180%;与交易数量相仿,北美、亚洲和欧洲为中国企业海外并购交易金额前三的目标地区。

路谷春对本报表示,上述统计数据只统计了公开发布信息的海外并购情况,不排除存在未公开披露的海外并购项目。也就是说实际并购数量、金额可能比上述统计还要大。

业内人士分析,中国企业海外并购趋热,符合企业自身发展的逻辑。随着企业实力增强,和全球化发展需要,中国企业海外并购将越来越多。这一趋势也与政府简化海外投资审批,甚至提供支持鼓励政策有关。

“对于中石油、中石化这样的央企来说,在2000年所得税改革之后,所得税增量部分会返给他们,而且国家规定返给集团的税收只能用于两个用途,一个是用于企业走出去,一个是用于商业储备。”中石化一位税务负责人告诉。

商务部数据显示,今年月,中国企业对外实现的非金融类直接投资749.6亿美元,同比增长21.6%。

税务风险增加

随着中国企业海外投资、并购的步伐加快,跨境税务风险越来越成为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

中税税务师事务所总裁王冬生对本报表示,风险之一就是在确定并购目标的时候,目标企业欠税等税务问题能否搞清楚,这需要在并购之前做好税务尽职调查。

此外在并购完成、产业链条伸展到国外之后,企业经营过程当中,国际和国外关联业务增多,对企业日常的税务管理、利润分配也会提出新的挑战。

“境外所得税抵免规则非常复杂,尤其是在没有和我国签署税收协定的国家投资,税务风险很大。”王冬生说。

实际上,在企业海外并购当中,税收筹划是一个常见问题,主要涉及的是企业所得税。各国在所得税税率、优惠税率、税前抵扣项目等方面存在差异,企业可以通过关联交易把企业利润转移到税负比较低的地方。

针对这一问题,今年7月,国家税务总局发布《关于居民企业报告境外投资和所得信息有关问题的通知》公告,该公告已于9月1日起实施。

公告强调,“持股境外企业超过一定比例(10%)的中国居民企业需在企业所得税预缴和汇算清缴时报告其境外投资信息、受控外国企业利润分配情况,甚至是境外企业的财务报表”。而未按规定报告相关信息的,可能会受到税务机关可能对其进行罚款和纳税调整。

王冬生认为,通过关联交易进行税收筹划,在实际操作中很难界定合理的边界。目前他接触到大连的一个案例,企业正在就利润转移的问题跟大连市国税局进行沟通。国税局认为企业在关联交易中价格定得太低,利润太少,因而少缴了所得税。

“这样的案子给企业带来的税务风险不容小觑,少则几百万,大的几千万几个亿都可能。”王冬生说。

上述中石化税务负责人对本报表示,国际税务风险这个问题已经凸显出来,他们打算进行税务架构重组,加以控制。

据他介绍,中石化目前在全球30多个国家(地区)有相关的业务,包括勘探开发、石油炼化、原油加工等各产业链条,并购项目也很多,触角一直在外延。

“针对一些和我们没有双边税务协定的国家,财税政策会带来一些风险,因此我们正在整理税收协定相关的资料,同时规范一些关联交易行为,在限度的享受资源国的税收优惠,减缓税负的同时,使我们的项目符合当地财税法规,努力做到利益,风险小。”上述税务负责人说。

在路谷春看来,跨国公司有两个层次,一类是全球业务、资源统一管理,有大量关联交易,转让定价的公司;第二类是,可能在全球都有布点,但实际上各自独立运营,母公司只是股权管理,按投资收回利润。

目前中国企业像苹果和谷歌一样真正实现产业链全球化的跨国公司还比较少。而当企业真正把全球业务实现一体化交易的时候,面临的跨境税法将是非常复杂的,那时税务风险才真正显现出来。

“中国企业将来肯定要面临这个问题,但目前碰到的主要问题是,在进行单个交易项目时,充分去了解和识别税务风险,包括目标公司历史上的负债、交易带来的税务风险、交易后股东变化带来的税务变化等等;其次,除去单个交易之外,随着在全球业务的发展,搭建全球的税务框架和管理体系也至关重要。”路谷春说。

软下疳
公众号是否可以加入微商城
卡牌游戏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