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遵义信息港 > 旅游

一个老师想用10万块告诉我们国产动画烂在哪

发布时间:2020-09-23 17:23:25
一个老师想用10万块,告诉我们国产动画烂在哪 今天,Sir想继续严肃。 说说…… 中国动画。 在上个月的《大圣归来》之前,中国动画似乎早就成了“招人嫌”的代名词。 如今,每个月还是有越来越多类似这样的国产动画出现。 让我们又忍不住提到这个老生常谈的问题: 中国为什么拍不了好动画? 我们不缺政策。 广电总局从2005年开始就规定,各级电视台必须在黄金时段播放国产动画片。 2008年的时候还将这个“黄金时段”延长了一个小时。 我们也不缺钱。 Sir之前说《汽车人总动员》的时候提过国家的“扶持动漫产业”政策: 国产动画除了有“播出奖励”,还可以申请各种工程、各类项目,获得额外的资助,比如人才培训补贴、房租补贴等。 有人算过,一部长85分钟的《汽车人总动员》上映后,至少能拿到超过25万的补贴。 我们可能不缺技术。 我们在打造团队时,核心团队是非常重要的,往往这些人就能决定一部片子的品质。 剩下的工作更多的就是死磕的过程,我们要求动画师、灯光师不要考虑别的,把画面做过了为止,不断地往上追加细节,反复地修改、制作。 光从技术上来说,国产动画如果能多花时间,多磕,还是有很大提升空间的。 我们更不缺人。 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曾在2014年做过一期调查:1999年全国才2所动画专业院校,2008年就已经有1230多所。 这些统统不缺,那中国动画为什么还这么“烂”? 这里有部纪录片可能可以给你答案。 从2007年开始,中国传媒大学动画学院讲师薛燕平(别名猫粮),采访拍摄了近40位国内顶尖动画人,收集了200多个小时的视频素材,打算制作一部名为《蝉噪林愈静——中国动画现状实录》的2小时动画纪录长片。 这不是一部普通的纪录片。 片子风格跟1989年英国短片《动物悟语》(Creature Comforts)有些相似。 《动物悟语》剧组在街头采访了市民以后,将他们的采访音频移植到短片里的动物身上,变得格外有趣。 《蝉噪林愈静》也采用了这种方法。 片子里面的声音使用的是受访者原声,画面则全部改为受访动画人各自笔下的知名动画形象。 比如《喜羊羊》导演黄伟明就变身为灰太狼接受采访。 入选了2010年法国昂西动画电影节的《刺痛我》导演刘健,出现的画风也跟他的作品一样。 连手部动作都神同步。 受访者如果没有现成的动画形象,就会根据他们外形、谈话内容,将其改编为卡通造型。 比如导演把自己画成了一只猫。 之所以制作这部片,薛燕平说是因为在这十几年来,中国动画一直在探索着属于自己的生存之路。 这段历史现在无法给出定论,但是需要有人梳理出来让后人评判。 纪录片中,他不仅会展现中国动画产业一些触目惊心的现状。 比如一个刚毕业的动画系学生,应聘时的工资待遇是——每画一分钟的内容赚40块钱。 而一般人一天最多画5秒的内容,算下来,一个月大概画两分半钟的动画,工资不到120块…… 他还会请这些动画人谈“中国动画教育”、“国际化”、“中国动画最不缺啥”这些现实问题。 因为和导演都是朋友,所以他们绝不会说官话、套话,而是好朋友之间抽着烟、骂着街地说实话。 有些现实听起来让人挺绝望。 但猫粮导演说,采访的这6年里,几乎所有受访者都无一例外地表达了极其乐观与积极的态度。 他们都在各自领域通过实践找到了适合自己生存的模式,并且都活得不错。 再看看以前Sir推荐过的《风雪山神庙》 《海公子》 《卖猪》 包括明年即将上映的《小门神》。 国产动画似乎真的走在越来越“良心”的路上。 目前,猫粮导演已经和他的团队从网上众筹到了10万元,正在制作这部纪录片,计划今年年底完成。 也许如他所说,这部片就算做出来了,也不能直接改变什么。 但起码,我们能通过它更了解中国动画。 而且说不定,能够改变这个现状的人也会看到。 Sir会一直关注这部纪录片,直到它完成为止的。 最后,送上《蝉噪林愈静》番外篇之动画教育MV。 |长度:05分23秒| 最后的最后,Sir再说一个已证实的故事。 中国传媒大学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副教授薛燕平老师说,曾经有一个据说身价几十亿的房地产老板,跟他说想要打造中国自己的迪斯尼乐园,想咨询是否应该先有动画形象再有主题公园?下面是他们的对话: 老板:我打算把“蓝猫”收购了,用“蓝猫”形象打造中国的动漫主题乐园。 导演:您是怎么知道“蓝猫”的? 老板:我儿子喜欢看,他告诉我的。 导演:您儿子多大? 老板:7岁 导演:您能保证您儿子70岁时还喜欢看“蓝猫”吗?能够支撑起一个主题公园的动画形象必须是7-70岁都喜欢的。另外,您做好投入2000万,20年见不到一分钱回报的心理准备了吗?动画产业是投入大,周期长,见效慢的行业,如果您没有这样的思想准备最好别轻易尝试。 老板:钱不是问题啊!地皮我都买好了! 导演:(我一看此人真的不可救药了,便随着他开始忽悠)您一定坚持要做的话,我建议把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收购了。那里有无数经典动画形象,孙悟空、哪吒、葫芦娃。历史证明这些形象深入人心,7-70岁的人都喜欢。 老板:(很是严肃地点点头)嗯,是个法儿,我回去考虑一下。 导演:(见他把玩笑当真了,便赶紧劝阻)建议您别一上来就谈收购,毕竟人家也是历史悠久的国营单位,可以先从融资、合作谈起。给人家留个面子。 老板听罢千恩万谢,扬长而去,大呼今天受益匪浅。 送走了他,薛燕平给一个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朋友打电话报喜:“好消息,有人要收购你们了。”朋友笑道:“欢迎,欢迎,赶紧把我们收购了吧,先替我们把债还了。” 多年后,中国版的迪斯尼乐园并没有开张营业,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也没被收购,倒是上海的美国原版迪斯尼乐园准备开放了。 克拉玛依有专业白癜风医院吗
克拉玛依治疗白癜风的医院
克拉玛依白癜风医院哪家较好
克拉玛依治白癜风专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