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遵义信息港 > 历史

叱咤风云 七零九 大势已成【三合一】

发布时间:2019-10-14 19:20:35

叱咤风云 七零九 大势已成【三合一】

李霸看着乾劲走向门外的背影轻轻摇头,这个年轻人若是觉醒了精灵王血脉的血脉战士,现在一定已经达到了觉醒,而且很可能真的会成为所有血脉战士中强的战士!

的自信,宛如星辰般的气魄,只可惜……李霸轻轻摇头叹息,少了这个年轻人的血脉觉醒,谁才是真正强的战士,变成了真正的未知数。

盘宏机手托下巴笑眯眯的看着乾劲,从来都是普通战士去挑战血脉战士,这还是次有普通战士对血脉战士,而且是对极有可能是觉醒的血脉战士说,我等你来挑战。

新人王大会的十六强,比往日举行的时间要晚不少,人们吃过午饭立刻蜂拥进入到这激动人心的会场之中。

九阳风采,断风不二,盘梦神,沉睡狮王,无名,乾无青,焚途狂歌,蛮族王子彼得利特,铁戈战魂,山川,伊莎赛尔!

由于碧落弃权,盘梦乘替补进入了十六强。十二名杀入十六强的年青一代强战士,每人一面巨大的旗帜高高竖立在擂台的外围,还有四面旗子好似被人有意挪动过,静静的站在十二面旗子中间的位置,宛如被臣子供奉的。

乾无星辰!九阳风华!李动峰!

三大血脉战士家族,有可能觉醒的他们,被放在了相对中心的位置,而在中心的位置,摆放着一面明显更引人注意的旗子:乾劲!

二十几万观众看到这一幕心潮澎湃,曾几何时?普通战士别说十六强,便是进入到一百强都只是做梦。

如今!十六强之中,足足有四个人!四个人是普通战士!近三成的名额!这已经不是奇迹这个词语可以来形容了,也不是创造历史可以形容,完全就是摧毁历史,颠覆历史!

重要的,便是从来新人王大赛中心点都只放三面旗子的规矩,因为乾劲的出现,让那里变成了四面,而且乾劲那一面显然比其他的三面还要瞩目,宛如三面旗子是王,而乾劲是帝!

随着时间的流逝,带有名字的旗帜下面开始出现人。

雷龙李出现在了李动峰的气质下面,三头黄金龙的旗帜随风飘扬栩栩如生,随着风的晃动发出啪啪的声响,好似龙沉睡苏醒时打出的鼻响。

乾无星辰安静的端坐在精灵王血脉的战旗之下,没有人能从他那目空一切的脸上看出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九阳风华身穿着一套俗气的金色盔甲,那是一种极端俗气的金色套装盔甲,若是穿在别人的身上,恐怕会被人误认为是从哪个乡下跑出来的暴发户土包子,到这里来炫富。

同样俗气的金色套装盔甲,穿在九阳风华的身上,却令她多了数分英武之气

,随随便便的站在那里,就如同一尊从星辰降落下来的女战神!

断风不二一脸不爽的坐在地上看着三大血脉的旗帜:“我靠!凭什么啊?老子也很能打好不好?他们凭什么比我这面旗子的位置好?跟我打过之后,再摆放旗帜好不好?”

盘梦神安静的看着三面旗帜,唇角勾挑着说不出的自信:“希望今天的抽签对战,我能跟他们其中一人对战。那样,今天这三面旗帜,有一面就要折断,换上我盘梦神的气质了。”

“我也想折一面!”盘梦乘进入真圣实力暴涨,信心也随即暴涨。

“折一面?然后呢?”断风不二翻着眼皮看向一脸兴奋的盘梦乘。

“然后……”盘梦乘看到一脸不爽的断风不二连忙说道:“把老大的旗帜,送到那个位置去。打他们,不需要老大亲自出手啊。”

四周人惊讶的看着盘梦乘,这小子怎么回事?面对三大血脉战士的传人不怕,倒是对这个断风不二如此态度。

盘梦乘感受到众人质疑的目光,笑着挠了挠头,脸上流露出几分真诚的笑容:“你们不懂的,如果不没有不二老大,我现在能不能入圣都是问题,更不要说什么真圣的实力了。不二老大永远是我的老大,这个是不会变的!再说,不二老大随时可能会突破,若是突破进入到真圣境界,可以随便轻易打败我的。你们不懂,你们不会懂得。”

盘梦乘不再去管其他人的视线,而是专心盯着不远处的两个普通战士,山川跟无名。

这几天,盘梦乘听过不少关于山川斗气的传闻,自从知道了乾劲是风云斗气的传人之后,他就知道对山川斗气的传人充满了兴趣,强的两大普通战士的传人,实力相差应该不会太大吧?而且这山川斗气的传人看起来,少也有三十岁以上了,很是成熟的实力才对。

还有那个无名!盘梦乘更是充满了好奇,因为这个人是连乾劲都充满了疑惑的人,甚至看不出他实力的深浅跟来历,怎么能让人不疑惑?

沉睡狮王还在沉睡,就连走入这擂台四周的时候,也是在梦游的状态下进入到了这里,一路打到十六强的人中,也只有他没有施展过入圣的实力,却没有人会认为这位沉睡的狮王入圣。

九阳风采一脸怨恨的看着断风不二,这个九头蛇血脉战士在新人王大赛的天,直接斩杀了自己的弟弟,此等仇恨这些日子从未忘却,遇到他定要将他斩杀给弟弟报仇。

伊莎赛尔无精打采的站在旗帜的下面,作为年龄小的参赛者,虽然在同龄人之中是强的血脉战士,无人可以对抗的存在,但面对其他十五名年轻强者时,自己年龄不足积累不够的弱点就暴露了出来。

“小子,放松打,能打到什么样子不都是很好吗?”断风不二扭头看着伊莎赛尔:“能够跟强者交手应该感到快乐,至于名次重要吗?你觉得,你到了他们这个年龄,自己会比他们弱?”

伊莎赛尔眼睛突然一亮,认真的看着断风不二:“不二老大说的对。”

“那就是了,放开了打,你还年轻,有着无限的未来。”断风不二干脆躺在属于自己的旗帜下面,充满了慵懒的味道:“未来,一定属于我们这些人。”

彼得利**惕的看着四周,自己的年纪除了比山川小之外,比这里的任何一个人年纪都要大不少,可自己的实力却并不比他们高多少,本以为除了三大血脉战士之外,就没有人是自己的对手了,却怎么也想到这届的真策皇朝新人王十六强,竟然强大到了这种地步。

铁戈战魂的眼神为复杂看向乾劲,当日在学院的时候,大家同为一年级新生,自己已经排入学院百战排行榜前十,拥有着斗魂级的实力,而对手不过是黄金斗心而已。

如今……真圣!还可能是目前年青一代强的真圣!铁戈战魂感觉自己就像是在做梦,而且是一个非常荒诞的梦,这个曾经自己想要收入麾下做扈从的人,如今比自己这个十大血脉战士还要强大。

乾劲安然的坐在属于自己锻造的王座上,闭目继续沉思着自己的融合斗技,起始跟终结。

时间一分一秒的度过着,突然一声厚实的钟声回响在整个斗技场,甚至整个神都城上空的一刻,等待在旗帜下的战士们同时精神一震!

这一刻,乾无青也出现在了属于他的旗帜之下。

多日不见,乾无青身上的气息让人更加难以琢磨他现在的水准,更让人难以琢磨的还是他的出现,从头到尾都充满了淡定跟自信,面对乾劲的视线也保持着淡淡的微笑,不再像前些日子那样担心被乾劲联合众人将他击杀。

“我敢出现,自然有我的底牌!有本事,你来杀杀看!”

乾劲听着乾无青那低声的自语微微皱眉,思考着这个亡灵到底有什么底牌,竟然敢出现在这里。

如今,想要击杀乾无青的并非是一个人,就算是蛇皇跟李霸也都已经决定,只要乾无青胆敢出现,就完全不顾任何后果的将它杀掉。

可,当乾无青真的出现,如此淡定的站在旗帜下面的一刻,反而让人产生了无尽的疑惑,他到底是凭借着什么敢出现的?

乾无青不是一个笨蛋!相反,他极端的聪明!盗宝夜伏击乾劲,施展特殊封印令乾劲身上又多了一层力量封印,只可惜乾劲去过阿克纳什那里之后,已经知道了如何解开这道封印,没解开只是想要多一道让自己刻苦增强实力的封印而已。

新人王大赛杀光所有小组对手,让自己提前晋级不需要再次出现在这里,避免更多的危险。

派替身出现,替身被杀再派替身证明自己还活着。

这一切的一切,就是一环扣着一环紧密的进行着,始终把握着一种占领上风的先机味道。

乾劲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对手,一时间也想不透这个亡灵到底有什么底牌在手中把持。

父亲?乾劲看着高台上,那坐在蛇皇盘宏机身旁的乾诚,自从乾劲进入到真圣境界之后,乾诚在乾家就几乎处于没人敢招惹的地步了,牵马夫?那还是他现在的工作,但无论是谁去到乾家,见到这位乾劲的父亲,都是连忙上前热情招呼。

以前踩过乾诚的人,更是直接找到乾诚认错道歉的事情经常发生,搞的乾家觉得将乾诚放在门外当牵马夫,每一秒钟都可能是在抽乾家的脸。

当盘宏机派人接走乾诚的时候,乾战玄首次罕见的没有表达自己的霸道,而是默认乾诚被盘宏机接走。

“乾劲,已经进入真圣,手下有足够的势力,可以帮助我真策皇朝剿灭无数魔族,将乾诚送给他做一个礼物也没什么不可。在我乾战玄看来,只要能灭杀魔族,纵然要我死又如何?何况一个区区的乾诚?我,从不怕乾劲,更不怕他所谓的势力,但既然他能够为灭杀魔族做出贡献,那他就应该承担作为战士的义务。”

乾无星辰睁开想起乾战玄当时的话语,面容不禁流露出几分怒意,这个家主太过死脑筋,灭杀魔族有我乾无星辰就足够了!霸道的乾战玄已经不够霸道了,那么就让我乾无星辰觉醒血脉力量,替代这位已经没有了霸气的老家主,带领乾家走入更加昌盛的时代吧!

“这次新人王十六强,不再像以往那样采取小组获胜一方的对阵表来进行排列对手!”宝龙真策高声的宣读着新的比赛规则:“这次,采取抽签制,每次抽出两名选手对战!失败的一方号码球排除,胜利一方重新丢入号码箱进行混合抽取!也就是说,如果有人运气不好,可能打赢了场,就要紧接着打第二场甚至第三场。”

“乾劲!打十五连胜出来给老师看看!”

观众席的贵宾席位中,罗德里格斯在碧落施展的扩音魔下,时间高声的叫喊起来,声音传遍整个斗技场。

二十万人同时一愣的看向乾劲,十五连胜?如果场就抽到乾劲,那么一场场打下去全部打赢,就真的会创造十五连胜的记录!

观众们沉默了数秒,近二十万普通人观众沸腾了,一起高声整齐的呼喊着:“乾劲!乾劲!十五连胜!十五连胜!”

二十万人同时一愣的看向乾劲,十五连胜?如果场就抽到乾劲,那么一场场打下去全部打赢,就真的会创造十五连胜的记录!

观众们沉默了数秒,近二十万普通人观众沸腾了,一起高声整齐的呼喊着:“乾劲!乾劲!十五连胜!十五连胜!”

二十万人的呐喊,形成一股浩大的声势浪潮,其他的血脉战士顿时感到一股无形的压力压在身上,即便是普通人的二十万人,这个数量也实在很是惊人,加上他们的热情……

乾劲端坐在属于他的王座上缓缓将手臂举起,张开的五指猛然握向掌心位置,发出一声炸耳的脆响!

一刹那,十五名参赛者都同时产生了相同的感觉,那二十万人的呐喊咆哮,那二十万人的气势都被乾劲握在了手中,汇聚到了身体之内!

面对乾劲的一瞬间,总有一种同时面对二十万人的特殊感觉。

大势塑成!

观众席中的老一代强者们,看到乾劲一瞬间的表现,身躯同时一震,这乾劲不再是年青一代的强者,而是真真正正踏入到了强一个阶层的强者,没有人再会将他当做年青一代的战士来看待,他已经将属于自己的大势,随着这次的大会塑造而成。

每一名强者,都有自己的势!

乾战玄的是霸道,李霸的深沉,盘宏机给人的则是诡诈,大魔王给人的气势则是!

乾劲的势,掌控星辰!

每一名老牌强者感觉到乾劲塑造的势,都充满了惊讶,势是难塑造完成的关键一步,而掌控星辰?这个想几乎每一名在塑造势时候的强者都有想过。

但星辰高高在上俯视苍生,从未有人能够将它掌控,所有人的命运都像是任由星辰来操纵,不论你是怎样的强者,在星辰的面前只能低头。

要有一颗怎样的心,才能掌控星辰?不少的强者纷纷皱眉,思考着如果此时再跟乾劲做生死相搏,自己还能有几分胜算?

乾劲vs彼得利特!

当组战斗抽签名字出现的一刻,观众席上的人们再一次沸腾了,果然!战果然是乾劲出战!

这些日子,乾劲出手的次数太少了,每一名对手又都不够强大,甚至没有一名对手能够挡住他的一指,人们在赞叹他强大的同时,总是感觉这战斗又有些乏味无聊,期待着有人可以让他多出手几次。

十六强!彼得利特!

蛮族的王族,比蒙血脉战士!如今三十五岁,实圣阶段的比特利特,觉醒之后非但是比蒙状态,而且还是比蒙一族中传闻十万年出现一次的黄金比蒙王!

传闻,若是比蒙一族有谁可以突破天极觉醒的真圣阶段,进入到的觉醒,那就一定是黄金比蒙王状态的血脉战士。

这个算是预言,又算是民间传闻的事情,在蛮族流传了不知道多少年,甚至有很多蛮族都认为它仅仅只是一个传说,永远不会成真的时候,彼得利特在进入实圣的那一天,真的呈现出了黄金比蒙王的状态。

当达到这个状态的那一刻,彼得利特知道自己未来可能会有着无上的荣耀,怀着无比兴奋的心情,来到了这新人王大赛打算横扫真策皇朝所有的血脉战士,却没想到碰上了乾劲,这个强大的普通战士。

彼得利特保持着王子的风范缓缓走上擂台,覆盖在身上的勇士服,在斗气的膨胀下完全碎裂飞散,露出一身强壮无比的肌肉,还没有开启血脉战身的他,胸口的容貌都散发着黄橙橙的金色,让人一眼看去就想起那传闻中的黄金比蒙王。

圣锤在手!彼得利特面对乾劲不敢有任何的大意,传承比蒙一族的战锤圣器握在手中,一副圣器胸甲也扣在身上,就连脚下也是一双圣器的靴子。

圣器套装!众人看到比特利特都是一惊,这次蛮族真的是下了血本来参加这次新人王大赛,竟然拿出了他们蛮族仅有的两套圣器套装之一,【粗犷的力量】。

咚!

沉重的金属王座从高空落下,砸在擂台地面发出闷响的同时,也仿佛砸在了二十万观众的灵魂,令所有人顿时变得无比精神。

乾劲坐在高大的金属王座中,看着对面那比蒙一族的王子彼得利特:“让我站起来,就算你赢。”

简单的话语!

这些日子乾劲每次坐在擂台的王座上必定说的一句话,让我站起来就算你赢。

这话,让很多人听起来无比不爽的一句话,堪称嚣张到极限的话语,每次都说,却每次都没有人能够让乾劲离开座位。

别说让他离开,甚至没有人能够让他动用第二条手臂。

又是这句话!彼得利特皱了皱眉,这些日子乾劲虽然出手不多,但每次他参战都能听到他说这句话,每次听到都有一种……一种……压力!

没错!次听到的时候很是刺耳,但是后来每次听到都会变成一种压力,那是一种势,小时候面对父皇时候才会被压住的势,如今在乾劲的身上复苏了!

如今,这一刻!

彼得利特从未感觉到乾劲的势如此压人!比起之前,要压人太多太多。

难道,这就是真正面对乾劲时,才能够感觉到的压迫感吗?

乾劲就那样坐着,安静祥和,右手稍稍竖起,以手肘为支撑点的竖起,手掌五指有些弯曲,食指正好顶住自己的太阳,大拇指撑在下巴附近的位置,宛如魔王在等待着一名勇者前来挑战时感到的无趣跟乏味。

二十万人同时有一种感觉,之前刚刚登台的彼得利特就是一名意气十足挑战大魔王的勇者,当大魔王真正出现在这名勇者面前的那一刻……

勇者的自信,在瞬间崩塌的无影无踪,勇者的力量也在一瞬间完全消失。

双方还没有开始交手,人们就能够感觉到强大的勇者,在大魔王面前是那样的脆弱。

“恐怕只需要一击吧?”

“是啊,我看或许只是一击的材料了。”

“比蒙一族真是脆弱啊,年青一代强的血脉战士,年纪比乾劲还大少十岁的样子,竟然只能抵挡一击……”

“能不能挡下一击还是问题呢。”

二十万人群的窃窃私语混合在一起,犹如闹哄哄的苍蝇在乱飞,彼得利特却还是能够听清那些人的交谈。

一股子说不出的羞辱情绪,的在彼得利特的体内蔓延着。

“我彼得利特,是只存在于传闻中的黄金比蒙王血脉状态,我将会觉醒,站在大陆至高顶点之上!”

“我彼得利特会带领蛮族走向从未有过的辉煌。”

“我彼得利特怎么可能输给一名普通人?”

“沉睡的血脉力量战身啊!苏醒吧!粗犷力量圣器装套,将你的力量借给我吧!今天,将是我彼得利特走向辉煌的个真正台阶!我的荣耀,将连太阳的光芒都彻底掩盖!”

彼得利特一声声的咆哮,将二十万人的窃窃私语声彻底粉碎压制,强壮的身体急速变大变大变大再变大,长出一层层金色的茸毛。

阳光下,那金色的茸毛好似真的由金线组成,每一根绒毛都充满了都像是一根金针,常人若是轻轻触碰一下,都可能会被扎破皮肤,这层茸毛就是它的盔甲,不但可以扎伤别人,还因为厚厚茸毛的关系,能够减轻对方一拳打来时的冲击力。

足有三米半高大的黄金比蒙王彼得利特,居高临下的看着乾劲,利用形体上的优势,跟一脸兽状得凶猛神态,已经可以对抗住乾劲的势,不会感到被压制,巨大的战锤在斗气的充斥下,绽放着刺目的光芒,他化身成为执掌太阳的神灵。

强大!站在擂台下面的众名年轻战士,都提起了精神看着擂台上的彼得利特,在三件圣器的催动下,这位蛮族血脉勇士强大的已经超出所有人想象。

实圣的强者,面对彼得利特根本没有多少战斗的能力。

仅仅只是一线,就是真正的真圣了!

所有人都能感觉到,如今的彼得利特就是一线真圣,差一线就成为进入到那强者的行列之中。

一线真圣!彼得利特从未感觉到自己如此强大,那遥不可及的真圣境界仿佛只需要稍稍将手臂抬的更高一点,就能够触摸到那的力量。

“我需要压力,我需要压力来觉醒我下一次的血脉力量。”彼得利特双目通红的看着乾劲:“你就是我的压力!来吧!让我看看你有多强!也让你知道,三件圣器在手的我,有多么强大!”

彼得利特一只脚掌刚刚离地,庞大的身躯已经从原地消失,化身为一轮金色的太阳急速的出现在了乾劲的面前。!庞大的身躯丝毫不会影响彼得利特的速度,一双圣器锻造的鞋子帮助下,令彼得利特的速度近乎要不逊色瞬间移动。

李霸的眉毛一挑:“真快啊!”

乾劲右手还是那样撑着脸颊,左臂抬起本能的挥出一拳。

抬手,出拳。

那本该快如闪电,令常人看不到出手的一拳,却令所有人都看的清清楚楚,就是简单的抬手,出拳,轨迹便是连普通人都能看清。

这一拳并非所谓的缓慢,而是因为它那超高的稳定性,甚至突破了时间的束缚一般,令所有人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这是我自创的混沌起始,算是送你的见面礼。”

无序的斗技相互纠缠,相互摩擦,相互碰撞,形成的一道粗大的透明斗气龙卷,直接将彼得利特的战锤,还有他的人,一起卷入到了其中,随即那无数斗技轰在人身上的撞击爆炸声骤然响起。

这是什么?彼得利特血红的瞳孔连连收缩,手中挥舞的战锤受到无尽斗气的纠缠,牵引,根本无命中目标,反而被带的乱窜。

下一瞬间,那各种纷乱的斗技,不要钱一般的轰在了他那强壮的身躯之上。

密集,强力,好似无穷无尽的攻击,雨点般的轰击在彼得利特的全身每一寸肌肤,圣器防护的地方也好,没有圣器防护的地方也罢。

千百次的撞击,彼得利特身体撞碎了包围着斗技场的魔防护罩,执掌太阳的天神这一刻变成了被击落的太阳,金灿灿的他全身沾满了血渍,带着毁灭般的力量撞击向观众席,若是真的撞击成足以将这一片观众全部弄死。

断风不二叹了口气的同时,在众人还没来得及惊叫,抬手一个瞬间移动魂域,改变了彼得利特飞行的轨迹方向,他的身体下一个出现在高空,而他身体的目标则是更高空的云层。

转眼间,彼得利特的身体升上了千米的高空,在人们的视线中变成了一个小黑点,很多人这时候才反应过己刚才可能被撞死,发出一阵阵惊恐的尖叫。

“这反应速度……”断风不二连连摇头叹息。

伊莎赛尔皱眉看着断风不二:“不二老大,你这次算是帮了这个比蒙了。”

四周的观众先是一愣,随后才反应过来,如果彼得利特的身体撞击到观众席上算是离开擂台战败,但如果只是飞上高空,那么他就不算战败!

入圣的强者都拥有着飞翔的能力,那么实圣的彼得利特完全可以利用飞翔的力量,去阻止自己坠落到场外了。

“是吗?”断风不二翻了翻白眼:“小家伙,你也太看不起乾劲了。希望下一个抽签,是你跟他对战,我去给你借一堆防御性的圣器给你,看看你在他那一拳下,是不是还能保持着足够的清醒。”

呦……

重物高速从天空坠落时,跟空气摩擦发出的呼啸声首先传入年轻强者们的耳中,随后才传进了普通观众的耳朵里面。

人们都看到那从天空坠落的黄金比蒙王彼得利特,丝毫没有使用入圣的飞行能力,而是像真正的流星,重重的坠落,将坚固无比的擂台砸出了一个巨大的坑洞,碎石在空中飞溅四射。

没有飞行,也没有怒吼,就如同没有生命的流星坠落。

救援队冲入场地,从几十米深的坑洞中将彼得利特挖出来,他全身沾满了湿润的泥土,完全陷入到了昏迷之中,身体几乎没有几根骨头是完整的,就连身上圣器的光芒都收敛了光华,好像刚刚那一顿暴揍,让圣器都为之恐慌。

“我的个星辰啊……”

伊莎赛尔连连吞咽着口水:“这就是……就是乾劲老大的实力?强大的也太过分了吧?彼得利特可是一线真圣了啊!”

断风不二白了伊莎赛尔一眼:“小子,你若是彼得利特那比蒙,就该感觉到知足。乾劲刚刚出手明显收敛了力道,不然那一拳就不是把人打的重伤昏迷,取走他的小命也是非常简单的事情。”

一拳打死身穿圣器套装的彼得利特?一线真圣的强者,在乾劲的面前竟然如此脆弱?

在场的年轻战士们同时冲调整着对乾劲实力的计算,便是观众席上的老牌强者们也都重新思考着对上乾劲的胜率。

“小子,你别忘了。”断风不二指了指乾劲的身体,又竖起了两根手指。

伊莎赛尔瞳孔猛然收缩,突然明白了断风不二的意思,乾劲端坐在王座上面对一线真圣的黄金比蒙王彼得利特的挑战时,身上还有着两道没有解开,始终压制着他实力的封印!

刹那间,伊莎赛尔又对乾劲的实力再次重新做着评估,却发现无论如何也不知道这位乾劲老大的实力,到底是一个什么状态。

盘宏机跟李霸,还有其他的老牌强者们相互疑惑的对视着,并非对乾劲一击打败对手而惊讶,真正让人震惊的还是那一拳!

混乱无序,有着一种让人无抵挡的感觉!好似一切,都要回到初的原点,却又并非真正的原点。

这是什么斗技?李霸能感觉到这斗技之中,有三头黄金龙家族的斗技印,同时也能感觉到其中还有精灵王血脉家族的乾坤无极印,更有两种魔族血脉的斗技印。

这是什么斗技?李霸能感觉到这斗技之中,有三头黄金龙家族的斗技印,同时也能感觉到其中还有精灵王血脉家族的乾坤无极印,更有两种魔族血脉的斗技印。

将两种斗技融合,创造新的斗技?李霸勉强的抽搐了一下唇角,这样的斗技与其说是创新斗技,不如说是大杂烩,把各种斗技混合在一起,凭借着自己那变态的强壮身体,不去搭理发出一击对身体的损害,直接一拳爆发出凶暴到可以毁灭一切的力量。

“汇聚所有斗技为一拳?化无序为混沌起始?”盘宏机望着天空那一拳的痕迹啧啧不断:“惊艳的构思,可怕的一拳。虽然还不完整,但也难得了!汇聚所有斗技,打出星辰长河那不绝纵贯之力!漂亮!”

四周老牌强者静静品味着盘宏机的论调,半响之后缓缓点头,这年轻人比想象的还要可怕,幸好看起来他斗气耐力不佳,真正跟他战斗分生死,自己获胜的机率还是要大一些的。

“这小子……”李霸沉默半响:“若是再明白对应的之力,形成一套完整的斗技,或许真的有可能有机会去对抗觉醒力量的血脉战士了。”

盘宏机笑眯眯的看着李霸:“老家主,乾劲这小子虽然算不上聪明,却无比努力。你说,他能发现不了对应的力量吗?”

李霸微微一愣,随即也笑了起来,乾劲显然不是那种笨蛋,想来应该是很明白怎么回事,地然也找到了另外一半的力量。

“这么看起来……”李霸摇了摇头叹气说道“他没用全力啊。”

盘宏机紧皱眉头,何止是斗技上没有使用全力,他身体还有两道封印压制着力量进行残酷的训练,若是如今全部释放开来,乾劲爆发出的战力,恐怕在座的也只有老一辈强者能够跟他交手,其他人目前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了,如今他依然执着参战,不再只是为磨练自己的斗技,同时也是为了帮助朋友一起提升磨练。

“这一夜,到底发生了什么?”

李霸苦恼不解的望着盘宏机,昨夜之前的乾劲虽然强大,却还是有着一定底线的强大,仅仅只是一夜的时间,乾劲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了。

盘宏机同样一脸不解跟疑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能让乾劲强大到如此境界,而且还领悟了独属于自己的斗技!虽然这个独属于自己的斗技形成方式非常的蛮干,甚至有着浓浓的剽窃味道,但那毕竟是属于他个人的斗技了!

入圣强者都会开始研究属于自己的专属斗技,但往往一个专属斗技的研究,调整到成型需要十年以上的时间,才能初步成型。

像乾劲这样短时间内初步成型,而且还能发挥出强大威力……盘宏机除了叹息怪异,就是叹息怪异,实在无想明白乾劲到底是怎样做到的。

二十万观众早就看呆了,那么强大的黄金比蒙王竟然真的扛不住乾劲的一击,身穿圣器套装还被打的近乎彻底死掉。

十六强的其他年轻战士,每个人面色各有不同,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看到这一击之后,有着什么样的感觉。

乾劲坐在金属王座上动也不动的看着摇号的位置淡淡说道:“请继续摇号。”

众人这时才发现,这位进入真圣的年轻强者,丝毫没有离开擂台的意思,好像真的想要迎合大家的要求,打一个十五连胜出来给大家看看。

北京治早泄男子医院
大连盆腔炎治疗价格需要多少
黑龙江到牛皮癣医院
南京看前列腺炎专业的医院
天津较好的治早泄医院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