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2008年民进党岂肯下台

2019-02-28 04:32:02

2008年民进党岂肯下台?

民进党执政六年,没有兴利,主要靠分配预算在酬庸,或直接拨放,或采取补助,或号称工程款。更重要的,是陆续变卖“国有”企业与行库,透过各种间接回馈,主其事者及其佞信在法律边缘自肥。任何人堕落至此,岂还容得换党执政?

狂挖公家墙角所造成的资源流失,都属于不具备生产性的移转性支出。如果有朝一日不执政了,这些失去生产性、惯于靠吸噬台湾的“国家资源”制造出来的寄生势力,要何以牟利,何以维生,何以自处?

只此一点足可断定,在2008年,民进党绝不容自己赖以维生的寄主易手。

若执政团队只是不能提供服务,那也许算百姓知人不明,但若进一步以汲取“国家资源”为能事,以掏空公库为职志,那就是执政者缺乏天良。犹有甚者,他们若还纵容家人共同参与,主持买空卖空,巧取豪夺,则无异是丧心病狂。

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后,怎能想象或容忍自己可能不在其位?

在野党真正危机是逃避心态

相对于此,面对台湾遭到掏空的在野党,始终无法因应民进党在法外逍遥,一味在体制内找出路。即使司法机关备受统治集团牵制,在野党依旧寄望将来自己上台后,仍可将贪污集团绳之以法。

大概他们过去执政经验太丰富,为民兴利有道,因此完全不能体会一个根本不事生产、只顾汲取与消耗的统治集团是什么心态,于是以为选民既已认清统治集团贪腐,届时自会用选票支持自己。

在野党的等待心态不无历史背景,一方面是他们不敢直接挑战民进党,以免民进党诉诸台独,让本来只想挑战贪污的在野党,看起来像是反台独。这对于在选民中居少数的外省人所支持的在野党而言,总觉得自己要是沾上反台独,便会遭本省人唾弃,就等于宣告政治死亡。

在野党常批评民进党分化省籍,但显然他们内心也以为本省人多半支持台独,否则,在野党何必担心自己反台独就一定被本省人唾弃?

他们一再嘲弄那些台独基本教义派愚昧无知,质问说:怎会为了台独,居然容忍特大贪腐集团的统治?不过,他们与自己指为愚昧无知的基本教义派一样,对特大贪腐事件低调因应,为的只是避免成为他们想象的台独的箭靶。

在野党除了不敢挑战民进党,另一方面也不介意只当在野党,因为他们每人各有后路。在野领导或立法委员多有家族企业,不然就是可以返校教书的博士,再不然也有能力在媒体开创事业。所以就算真的政坛混不下去,还有其他生产技能。故他们不必在政治中拼命,就算有机会贪污,也不会没命捞取,只会当成外快。

再一方面,是他们既然对台独没有强烈感情,也就安于“中华民国”体制的现状,无形中就会顾及体制起码的生存能力,则在汲取“国家资源”时,往往有所节制。

这一方面与民进党截然不同。民进党虽然三不五时提提“中华民国”,但本来就痛恨“中华民国”的他们,愈讲当然内心愈气愤,则不但掏空“中华民国”时,不会疼惜,甚至处心积虑颠覆摧毁之,以致贪污竟是在替台独立功!

朝野两党的情感差异,使在野党至今还体会不到,陈水扁及其羽众面对换党执政的可能,益感草木皆兵,股栗不已,并非在野党挑战得宜,而是陈水扁等人陷在被迫害妄想中,因此言行充满攻击性。

台独像酗酒,贪污执政像吸毒

如果台独对陈水扁而言像酗酒,则贪污执政等于吸毒。一伙人对执政权力日益仰赖,不能自拔,还变本加厉想继续扩张。

平抚他们的办法,是让他们对自己的生产性重拾信心,则他们不会恐惧下台后的空虚贫乏、死寂无光。可是对中毒已深,生产无能已久的人,这如同缘木求鱼。现在,谁要稍微接近政权,就被敏感无比的他们攻击到体无完肤。

这种精神错觉近无以复加,连党内任何人稍微看似觊觎权力中心,都立刻引起所有其他人棍棒齐下。像苏贞昌想与民进党连串弊案有所区隔,立刻掀起党内同志恐慌,成为众矢之的。

民进党把政权当性命,把“国家体制”当敝屣;在野党则把政权当水到渠成的果实等待收割,把“国家体制”当避风港;前者在体制外无所不用其极,后者在体制里算选票。读者不难预期,他们的竞争会在体制里或外解决呢?

任何稍有警觉的选民如要确保自身安全,是会选择加入在野党成为箭靶,还是依附执政党远离箭靶,或起码明哲保身退避三舍,答案应很明显。就算现在不明显,到时候也会变明显。

来源:新加坡《联合早报》

高烧浑身发热头疼怎么回事
小儿风寒感冒
小儿便秘治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